欧灵网!
欧洲衣食住行,一网打尽!

西语阅读推荐 | “Diarios del Sáhara”: 三毛与荷西的《撒哈拉的故事》

多年过去,

在西班牙拉帕尔马岛上的

何塞·马里亚·克罗墓前

常年放有鲜花。

献花的并不是他的家人,因为他们中已经没人住在这里,献花的是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韩国和日本的游客,他们更习惯称他为荷西。
荷西José María Quero)的妻子是中国台湾已故著名作家三毛,她在整个亚洲都享有盛誉。尽管三毛在1991年自缢身亡,但她的作品仍持续畅销。

 

橄榄树

EL OLIVO

作词:三毛

(翻译来源于西班牙《国家报》)

橄榄树 齐豫 – The Unheard Of Chyi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No me preguntes de donde vengo,

我的故乡在远方

mi origen es muy lejano.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Por qué vagabundear tan lejos?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Por los pájaros que vuelan,

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

por el arroyo que fluye en el valle,

为了宽阔的草原 流浪远方 流浪

por las vastas praderas,

还有还有 

pero sobre todo, sobre todo,

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

por el olivo de mis sueos.

 

三毛是自由和受过高等教育女性的楷模,为探索世界不惜跋山涉水;不惧沙漠中的孤寂,与西班牙人荷西相伴相随。

她书中充满异域色彩的世界令人神往,她如电影一般的生活充满吸引力;她的经典作品《撒哈拉的故事》,也永远如一位挚友在你耳边娓娓诉说那些故事。在她的影响下,许多人至今还会朝圣般地前往西班牙。

此前,三毛的作品从未被翻译成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这些年来也只能在《读者文摘》上偶尔读到她作品节选的一些英语和西班牙语译文。

不过值得开心的事情是

三毛作品《撒哈拉的故事》如今已被译成了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语,该书在西班牙被翻译成《撒哈拉日记》(Diarios del Sáhara),并由拉达出版社(Rata Editorial)出版。

《撒哈拉日记》

(Diarios del Sáhara)

 

封面的那段话,

就选自三毛回乡小笺中的一段给读者的话。

书中有荷西也有三毛

年轻热情充满故事

“Escribía sin filtros,desde el corazón”

“她写作没有任何遮掩,真正用心在写作”

书售价22欧,

差不多169软妹币。

三毛与荷西在西班牙

 

在《赴欧旅途见闻录》里,三毛说她要去西班牙了:
我决定来西班牙,事实上这是一个浪漫的选择而不是一个理智的选择。比较我过去所到过、住过的几个国家,我心里对西班牙总有一份特别的挚爱,近乎乡愁的感情将我拉了回来。

在《梦里花落知多少》里,她提到马德里 Madrid,这是她和荷西初次见面的地方:
我站在那里看他,马德里是很少下雪的,但就在那个夜里,天下起了雪来。荷西在那片大草坡上跑着,一手挥着法国帽,仍然频频的回头,我站在那里看荷西渐渐的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与皑皑的雪花里。

同样是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里,她提到塞戈维亚Segovia,这是她和荷西成婚的地方:
塞戈维亚对我来所,充满了冬日的回忆:是踏雪带着大狼狗去散步的城,是夜间跟着我的朋友夏米叶去爬罗马人运水道的城,是做着半嬉痞,跟着一群十几个国籍的朋友做手工艺的城,是我未嫁以前,在雪地上被包裹在荷西的大外套里还在分吃冰淇淋的城。

她在《哭泣的骆驼》里提到了大加纳利岛 GranCanaria:
木质的阳台窗口,家家户户摆满了怒放的花朵,大教堂的广场上,成群纯白的鸽子飞上飞下,凌霄花爬满了古老的钟楼……教堂林立,花开遍野,人情的祥和,散发在空气里,甚如花香。

三毛喃喃耳语,轻声诉说着她和荷西的故事,这些文字可以读很多遍很多遍:
婚前,我们常常在荷西家前面的泥巴地广场打棒球,也常常去逛马德里的旧货市场,再不然冬夜里搬张街上的长椅子放在地下车的通风口上吹热风,下雪天打打雪仗,就这样把春花秋月都一个一个的送掉了。

最后附上两句介绍三毛的西语:

Su primer libro publicado, Cuentos del Sáhara, goza de gran éxito en el contexto chino al mostrar experiencias vitales cuyos escenarios tienen lugar en otros países. En ese momento la pareja establece su residencia en las Islas Canarias, concretamente en un pequeo barrio, Playa del Hombre, de la ciudad de Telde en Gran Canaria.
她的第一本书《撒哈拉的故事》讲述在异国的亲身体验,在中国文学界获得很大成功。那时这对恋人住在加那利群岛Telde市的一个小地方叫Playa del Hombre。

 

以及孔子学院对此书的网页宣传语:

 

Sanmao fue una mujer frágil, delicada, siempre a punto de romperse, pero que se atrevió a comerse el mundo. Escribía para vivir, sin filtros, con la inmediatez de explicar aquello que le ocurría. Sanmao somos todos, una legión de seres perdidos que buscan alguna cosa que nunca sabemos qué es. 
三毛是一个脆弱、精致,永远都在崩溃边缘的女人,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却敢于挑战全世界。她为了生活而写作,没有任何遮掩与拖沓地描述她身边发生的一切。或许我们都是三毛,这样一群找寻着不知何物的迷失人群。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灵网 » 西语阅读推荐 | “Diarios del Sáhara”: 三毛与荷西的《撒哈拉的故事》

欧灵网 更全面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您的打赏,是作者继续提供优质信息的坚强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